“InnoBrand 2018 品牌创新大赛”总决赛在沪圆满举行 | 2020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区域创新联合发展基金 一流科技创新项目获资助 | 中国电信和华为联合发布超级频率聚变以技术创新打造5G 2B/2C最佳实践网络 | 健康老龄,预防先行,疫苗为中老年人健康助力 | 网文行业共同庆祝“阅读狂欢节”,展现网络文学阅读盛况 | 酷培AI让孩子快速收心!四招远离“开学焦虑症” | SAP Concur任命劳拉·豪思华兹为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及日本和大中华区总经理 | 中国移动咪咕互娱荣获首届“登云奖”年度最具影响力企业奖 | 智云稳定器《记录年味“美”一刻》主题视频火热征集 | 热血开工日!开课吧精选多重好礼助力职场人元气开局 |
 
当前位置: 新闻>滚动>

抖音电商助力区域好物卖全国,山东小伙回村卖农产品年售千万元

发布时间:2021-02-23 16:05:32  |  来源:国际在线  |  作者:   |  责任编辑:科学频道

上海交通大学本科,复旦大学硕士,北京事业单位工作,这样的人生过下去,会怎样?

回村,下地上炕,抛头露面卖红薯、花生、苹果……孔辉过出了旁人料想不到的日子。看到高材生从北京辞职回来当了农民,父亲气得发抖,老丈人质问他怎么养家,村里满是闲言碎语。7年时间,孔辉顶住了压力,还是面朝土地背朝天,但他把农产品卖上了抖音电商,一年GMV超两千万。

他深耕家乡农货,卖樱桃不够,要把樱桃核做成枕芯售卖了才行,连山东当地的花饽饽都成了他在网上卖出的过节必备品。在抖音电商助力区域好物卖全国的活动下,孔辉把更多的家乡好物卖向江苏、上海、浙江、广东等地区。

孔辉说大家在抖音记录着美好生活,那在抖音电商里买到的货品也该是美好的,他会为之继续努力。

高材生辞了铁饭碗,回乡当农民

彻底决定离开北京时,孔辉已有妻有儿。他自己的履历很精彩,在山东高考大省里勤奋读书,考上了上海交大的医学系,又读了复旦大学的硕士,毕业后他顺利进入北京一家事业单位,结婚生子,青年意气风发。

儿子的出生,让孔辉观察生活更细致了些。他发现母亲从老家来照看孙子后,时不时有牢骚,抱怨菜场买的海鲜不够新鲜,超市买的油不如老家榨的炒出来香……十年前,食品质量问题也常被媒体报道。“城市里的小家庭,我们家是其中一个缩影,只有好吃安全的食材才能让家庭的餐桌平静下来。”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人们有切实的需求。

他决定回乡创业,把农村的好货卖给城市里的家庭,毅然离开北京。妻子当时在北京做着医药销售,月入2、3万,也跟着他回到了山东烟台农村。伴随一家三口的,还有物流发回的几十个箱子。

父亲看到好不容易送出的高材生辞掉公职铁饭碗,转头回村当了农民,非常生气,拒绝他住在家里。老丈人担心地问,回乡能挣北京那么多钱么?老婆孩子怎么办?村子里也闲言碎语四起,觉得孔辉坏了脑子想不开。原先的大学同学大都入职了上海的大医院或去北京当了公务员,只有孔辉一个人混着混着又回了村。他憋着一股劲儿,一定要做好互联网电商生意!

事情没想象中顺利。家乡烟台位于山东沿海,农产品、海产品丰富,有闻名全国的大樱桃、苹果、粉丝、海参等特色产品,孔辉不缺可卖的货品,但他缺流量。

“回来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打不开局面,朋友圈里一起做农产品电商的有很多,能留下来的不多,那时候流量比较封闭,到了一定阶段求新用户增长很难。”迫于生计,孔辉回到北京做了一段时间互联网产品经理,工资补贴家用,妻子则留在烟台继续电商卖货。

孔辉始终坚持通过电商创业、售卖家乡安全好货是正确的选择,他一直琢磨着如何打开销路。2015年后,他开始不局限于C端,做起了供应链,找专业经销商合作,形势也随着电商行业的整体发展渐渐好转。

不出烟台,在抖音电商把货卖向全国

孔辉创立了“极客农场”,从卖自家的农货起步,渐渐卖起了烟台本地的各类产品。有人劝他把范围扩大,“生鲜太难把控品质,还得要求安全性,我不踏出烟台,不敢跑到外地做不了解的产品。”孔辉深耕本地好物,售卖樱桃不够,他还要把樱桃核做进枕头里卖,连山东的特色家常花饽饽都成了他店里的常驻商品,“一边卖,一边还能传播我们山东的历史文化,饽饽逢年过节卖得特好。”

他经历了电商GMV的指数型增长巨变。从2016年的5万块钱,到2017年之后的翻几番,再到2019年做抖音电商后,一年可以卖出上千万元。

在创业初期,孔辉担心的是用户新增不够,没好的拓展渠道。到了抖音做@极客农场账号后,孔辉开始发愁爆单,产能跟不上。他明白自己在生产上是弱项,开始与家乡的千亩以上大基地合作,但把品控牢牢握在自己手里。

“因为@极客农场的品牌定位是做安全食品,必须对产品质量有严格把关,有认证的同时,还要兼顾品相、品质和口感。”为了做好品控,孔辉还经历了和父母之间的斗争。

刚开始分拣打包发货,孔辉爸妈还是老一辈的想法,苹果有小黑点不耽误吃,因为一点瑕疵就不发货,很是心疼。“后来有问题的水果,只要买家反馈了,我就全额退款。结果老人更心疼。”靠着一点点的刺激引导,孔辉的爸妈完全扭转了思想,如今领着村里合作社的几十位果农阿姨,认真检查每一个货品的质量。旺季时,单是樱桃,就有80多个人力铺在品控、包装线上。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大,孔辉带着村民们创收,平均每人每月能挣3000块钱,这在当地已是不错的收入。

老家的农货,被他卖到了全国各地,想到天南海北的家庭小餐桌上有自己家乡的特产,孔辉打心底里觉得开心。在抖音@极客农场里,有近6万的老用户在持续复购孔辉卖的生鲜,“虽说是非标品,但是我尽全力把货做到标准化,不能砸了自己的品牌。”

孔辉明白,打创业起,自个儿就在通过个人的故事与IP,创立品牌卖货。在抖音,短视频更适合讲故事、强化IP,直播更适合真实卖货,抖音@极客农场的账号就是自己理想中店铺的样子,他珍惜这份契合,也想靠行动坚持好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