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云时代”机遇,腾讯携手中国交建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 米缸金融与众签达成电子合同合作,打造互联网金融高规格安全体系 | 360震撼发布安全大脑 引领安全防护进入智能时代 | “全速旗舰”一加6惊艳亮相 刘作虎谈一加发展方向 | 一张无人机航测影像,究竟多少钱? | 门罗电动车全渠道发力 Munro 2.0登陆天猫 | 抱财网加入互联网金融统一身份核验平台 | 成长保路小得大学巡讲开讲,首站汉口学院解读教育+AI | 三星Galaxy S9和S9+ 勃艮第红版本全新上市 | 配网市场需求增长快 北京科锐加码智能制造车间 |
 
当前位置: 新闻>滚动>

雷鸟电视CEO郭彤:人工智能·IOT·区块链——OTT生态裂变之钥!

发布时间:2018-05-17 13:08:57  |  来源:北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科学频道

2018年5月16日,亚太OTT/IPTV生态大会在北京盛大召开。各大电视台新媒体、OTT平台、IPTV运营商、品牌终端以及相关上下游合作伙伴聚集一起,开启OTT新体验,见证IPTV新时代。在OTT主题报告会上,深圳市雷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EO郭彤先生做了题为《人工智能·IOT·区块链——OTT生态裂变之钥》的精彩演讲,主要就OTT行业分享一些个人对行业的观点和见解。

图为:深圳市雷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郭彤

以技术突破打开下一扇OTT生态裂变之门

郭总在演讲一开始便指出,OTT行业发展越来越快速,样式越来越多,但是越往后越依赖于控制方式及效率转化部分。而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部分其实就是基于整个控制方式及效率转化这种组织方式和能力去做的。IoT更接近于规模空间的扩展,每一个节点都是以一个技术的方式来实现和突破的,所以这些技术突破可以打开下一扇生态裂变的入口。

OTT行业朝生态方向蓬勃发展,但生态尚不完整

郭总会上表示,OTT现在不是一个特别完整的生态,一个生态肯定有企业提供相应的服务。从企业角度而言,一个行业和市场如果是自由竞争的,行业是比较容易蓬勃发展,西方经济社会倡导的是自由经济竞争;从行业角度而言,一个垄断的行业能够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和高速增长,垄断分一元垄断、二元垄断行业,一元和二元垄断在不同的细分领域还是经常能够见到的。OTT目前从企业角度来讲,既不是完全垄断的,也并非完全自由。OTT行业朝生态方向蓬勃发展,但还不是一个特别完整的生态。

生态服务:倚靠人工智能、IoT、区块链提高破冰实力

在服务面,郭总表示,服务最好是一个生态服务,就像对于移动互联网和整个PC互联网是整个生态。从今天的规模上、数据上、价值上来看,服务仍然是以视频内容作为单一主要服务东西,和生态服务不一样,业界在移动互联网的今天已经有了出行、有了金融、有了社交,这些在电视和OTT上都有,不成为完全主要的服务,但是它有机会。提升和破冰这件事情,应该靠人工智能、IoT、区块链来提高实力。

一个行业能够快速增长非常容易。首先是投资、消费能够拉动这个行业的快速增长。如果一个细分行业,它的投资和消费都在快速增长的话,这个行业蓬勃发展一定是就在眼前,所以OTT之所以有生态的机会是因为投资、消费都有快速的增长背景。

IoT空间巨大,区域升级是重要方向

对OTT而言,郭总认为用户红利仍然存在,不仅仅是在中国,在世界上也存在。整个区域升级,对于OTT而言在区域上的覆盖、年龄结构上的覆盖和在整个消费习惯的覆盖很大区别于在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的部分。这部分用户的红利在规模空间上、在整个结构区域上是未来互联网能够加速增长的一个方向。在消费结构和类型上来讲,OTT生态也是能够有机会极大的提升。

“电视四有”有望占领整个家庭核心位置

对于电视方面的IoT而言,一共分为四个方面:一是电视有一个屏幕可以做交互,二是它是有相应的仅次于手机的核心计算能力,三是它有很明确的大量的仅次于手机的存储,四是它是永远在线、永远有网,在家里是主要位置。这“四有”有可能成为整个IoT、家庭互联网、家庭整个物联网平台的核心位置和可能性,相对来说不需要那么高的转移成本。

规模空间机会领域——雷鸟电视的三步曲

规模空间上的机会,在海外发达国家、高潜力的金砖四国都很大。目前对于雷鸟电视来说有三件事情:第一是国际化,第二是本地化的内容跟美国、印度、巴西本地的公司进行合作,第三是依托于“一带一路”为国家和行业扩开了很大的机会,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郭总指出,目前中国OTT一些生态能力、技术、产品、体验、商业模式已经很明确的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AI-真正开启生态之路的关键

“就组织方式而言,最重要的是AI”。演讲最后,郭总表示,AI是效率举措也是突破举措,有它才能真正开启OTT的生态之路、生态入口。雷鸟电视跟以太坊进行交流,希望能够在OTT行业中利用整个区块链的链技术先进的组织和先进的用户运营理念,包括先进的商业模式去拓展,这个在组织制度上、在整个效率上来讲是两个不同的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