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宝快速“扫码”日本市场 移动支付更加便利 | 董明珠牵手马云走线上雷军要联手王健林扩线下? | 婚恋网站乱象何时休 | 手机厂商全面屏大战打响 | 甲骨文大裁员 意在让位云计算 | 2017百度云智峰会召开 云计算质变迎来ABC时代 | 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成立 支撑全国科创中心建设 | 新零售之后 马云表示巨大的变革是新制造 | 企业家奖励科学家是最划算的“买卖” | 周鸿祎解析“大安全”时代:网络安全超越网络本身 成为广泛意义上的安全 |
当前位置: 前沿科技>科学探索>
字号:
 

戒除毒瘾有戏?"海洛因疫苗"会阻碍毒瘾的兴奋感

发布时间:2017-09-21 13:54:19  |  来源:环球网  |  作者: 网易科技  |  责任编辑:科学频道

美国有一百万海洛因成瘾者,而英国的海洛因成瘾者比例更是全欧洲最高。对于全社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棘手的社会问题,化学方法会带来一个最终答案吗?海洛因对于人的成瘾性可以被描述为“大脑的温软”。在药物进入血液的几秒钟内,它会直接刺激到大脑神经元中的受体分子,引起急剧的兴奋,其次是长时间的宁静感。是的,海洛因会让人感觉很好——这就是问题的根源。

但是,如果使用了海洛因并没有获得任何感觉呢?如果有化学治疗手段能够消除其对大脑的影响会怎么样?谁还会继续使用呢?

开发一种可以抵抗海洛因成瘾性的疫苗让这一愿景变得可行。加利福尼亚州的研究人员最近宣布了一种可以阻止海洛因在小鼠和猴子体内产生麻醉效应的疫苗,同时表示关于人体的临床试验正处于推进之中。这个化学干预的理念是,单次使用疫苗可能会使海洛因对大脑中的作用消除数周,从而潜在地破坏了使用海洛因的周期。伦敦国王学院药物成瘾部门行为心理学家约翰·马斯登(William Marsden)指出,“这种疫苗主要通过减弱海洛因使用者对药物的预期而起作用。这些使用者知道使用海洛因不再有以往的快感,所以就会停止尝试。

但海洛因疫苗是有争议的。有人说,戒除毒瘾不仅仅是通过化学手段阻止海洛因不再起作用,人们更需要解决海洛因滥用的深层次原因。海洛因疫苗可能在阻止毒品相关传染病方面发挥作用,但其并不是灵丹妙药。

关于海洛因和其他阿片类药物的滥用是一个毁灭性的社会问题,在很多地方这一情况还在呈加剧趋势。2003年至2014年期间,美国海洛因使用者的人数增加了一倍,达到一百万人,因滥用海洛因而导致的开销估计为每年五百亿美元。过去15年来,因吸食过量海洛因而死亡的人数增加了三倍,注射毒品已经成为通过血液传播艾滋病毒和其他疾病的主要途径。每1,000名英国人中约有八名是高危阿片类药物使用者,这一比例在全欧洲最高。

如果将毒品滥用描述为一种传染病的话,就意味着可以将其看作一种疾病。事实上,医疗机构如美国医学协会也是如此:美国国家戒毒中心在纽约将毒品滥用称之为“关于大脑和身体的复杂疾病”。毕竟,毒品滥用像许多其他疾病一样可以被遗传:遗传因素似乎占个体吸毒成瘾风险的一半以上。

如果毒品成瘾是一种疾病,那么用疫苗治疗听起来似乎并不奇怪。然而,在毒品成瘾的情况下,疫苗并不会像针对病毒那样刺激人体对病毒产生免疫力。相反,它会抑制成瘾物质对人体的影响。

事实上,关于针对药物成瘾性的疫苗研究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在20世纪70年代,关于海洛因疫苗的研究很多,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科学家集中精力开发针对尼古丁和可卡因的疫苗,但是没有太多进展。与一般疫苗一样,关于药物成瘾性的疫苗是施用一种称为半抗原的化学物质,当其被较大分子物质如蛋白质携带时,会刺激身体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从而识别并粘附于半抗原的蛋白质分子。通过使用与疾病药物非常相似的半抗原物质可以“训练”身体来对真实威胁产生反应。这种被二次化学物质刺激产生的免疫反应通常在疫苗中被称为佐剂。

由于其他治疗手段的存在,早期并没有关于海洛因疫苗的研究工作。这种替代疗法是使用受管制且危险性较低的阿片类药物,如美沙酮使毒品成瘾者逐步脱离对海洛因的依赖。而纳曲酮等药物也可以阻止人体对海洛因的精神依赖作用。但与一次疫苗能够长期阻断对毒品的依赖有所不同,纳曲酮等阻断剂必须定期服用,通常是每天需要服用一次。此外,纳曲酮也可用于治疗酒精成瘾,因为它可以减少令人愉快的中毒感。

但纳曲酮的使用会可以引起人体自身的并发症。它有一些副作用,其中包括疲劳,焦虑和严重的胃肠道疾病。而当有些使用者发现海洛因没有达到相应的效果时,会尝试用更大的剂量来获得愉悦感。这导致了因吸食毒品过量而死亡的事件。

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生物医学研究中心斯克里普斯研究所药物化学家金简达(Kim Janda)认为,尽管缺乏参考性的成功案例,但通过疫苗戒除毒瘾的方法值得尝试。在谈及关于疫苗的早期研发工作时,他表示“研究人员没有太上心,也没有花费过多精力。“

一方面,他说,针对尼古丁和可卡因的疫苗使用了效果不佳的半抗原和佐剂,因此在临床试验中对大多数患者并未起效,并没有阻断药物对神经的刺激。更重要的是,在早期研究中错误地把海洛因当作了疫苗目标:海洛因分子不是一种活性剂:它是一种“前药”,这种物质在人体内分解产生刺激大脑的药物成分。这种对人脑的刺激是由相关的阿片类吗啡所引起的,而海洛因则在体内被分解。之所以海洛因比吗啡更有效,是因为其可以从血液直接流向大脑。

“所以疫苗需要刺激产生的抗体并不是针对海洛因,而应当是吗啡。”简达指出,此外还有另外一种称为6-乙酰吗啡的阿片类物质,其是将海洛因转化为吗啡的中介药物。

他和他的同事精心打造了疫苗的各个要素:半抗原,载体和佐剂。他们已经测试了这种疫苗在小鼠和恒河猴上的效果,发现如果每三个月左右注射一次,则可以阻断海洛因成瘾性的效果至少可以持续八个月。

简达指出,实际上他的疫苗可以防止致命的海洛因吸食过量,减少瘾君子大量吸食海洛因的风险。简达希望能够在一个生物技术公司的支持下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那样我们就能够真正了解疫苗的疗效是否有效。

一些毒瘾专家谨慎地表达了自己的认可。温哥华健康评估与结果科学中心专家Eugenia Oviedo-Joekes说:“疫苗可以预防”过量摄入“,但并不是适用于每个人。像任何其他药物治疗一样,疫苗只会取得适度和特定的成功。“

简达也同意这一点,他认为,“疫苗是那些主动要戒除毒瘾的人使用的。如果你根本不想戒除毒瘾,疫苗根本没有任何帮助。使用疫苗的理念是,让海洛因成瘾者的毒瘾不会复发,可以继续接受治疗。“

马斯登同意,疫苗可能只对部分吸毒者有效。他说:“疫苗开发对于那些寻求预防毒瘾复发的人是有益的。但我怀疑一些毒瘾者并不会接纳这种疫苗。”

即便如此,但马斯登认为这种做法的局限性在于“吸毒成瘾的核心问题”。这种方法并不是用另外一种药物诱惑吸毒者走出毒瘾,而是对神经系统进行重新干预。毒瘾会“重新校准大脑”,从而让使用者记住过去曾经的用药体验,并且会感到不得不寻找新的药物。

更重要的是,过量的药物依赖往往是对社会和心理创伤和痛苦的一种反应,是一个人周围环境和经验共同作用的产物。伦敦南部凯列赫布里克斯顿戒毒中心(Lambeth Addiction Consortium)迈克尔凯勒赫(Michael Kelleher)说:“这不是像显微镜下病毒引发的疾病。使用者在某种程度上依赖其消除心理上的困扰。”他透露,凯列赫布里克斯顿戒毒中心的一半以上女性成瘾者都受到过性虐待。

许多成瘾者之所以寻求阿片类药物,不仅仅是享受那种愉悦的体验,也是为了逃避痛苦。这就是为什么凯勒赫说,许多成瘾者喜欢接受如美沙酮等受管制的替代品,而不是采取纳曲酮等阻滞性治疗手段。

此外,还有大量其他药物能够产生类似于海洛因的作用。凯勒赫说:“现在很多吸毒者会使用一系列合成的阿片类物质。“即便使用了疫苗,吸毒者也可能会转而使用效果更强的毒品”,那么这种情况可能就像抗生素发展中的军备竞赛:“疫苗不得不继续匹配最新的阿片类物质”。

“我推崇科学,”凯莱赫说,“一定要向前走,总要尝试,谁也不清楚什么是最终的解决方案。但考虑到可卡因疫苗的既往经验,我会谨慎对待海洛因疫苗。对于戒毒来说,没有任何一劳永逸的所谓‘奇迹治疗手段’。“

同样,Oviedo-Joekes同事,在温哥华戒毒一线工作了二十年的库尔特·洛克(Kurt Lock)也指出,“有些吸毒者可能并没有准备好使用这样的疫苗,”他指出,“因为他们可能缺乏许多基本的生活技能,并且不得不与焦虑,抑郁,愤怒和无家可归等其他社会问题进行斗争。”他说:“否则,如果简单使用疫苗之后,吸毒者转用其他物质或者会处于更大的自杀风险之中,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然而,洛克也看到了疫苗的作用。他说:“假设海洛因成瘾者能够自发使用疫苗,那么听起来很有希望。患者必须准备好并愿意接受疫苗。如果疫苗能够消除戒断症状和对海洛因的渴望,那么依赖阿片样物质的吸毒者就可以采取下一步的替代治疗。“

马斯登认为:“或许一种疫苗可以结合心理治疗方法来研究潜在的问题。但是,简达对任何“奇迹治疗”都没有幻想。他说:“疫苗将成为治疗成瘾的另一种工具,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有影响力负责人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以及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Absorption Drugs)对其成果表示乐观。他说:“他们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但是疫苗得到批准之前我们需要进行大规模的临床试验。“

简达认为,通过阻断毒品效应来解决毒瘾的想法可以得到广泛应用。上周,他的团队在《自然》杂志上宣布了一种针对合成安非他明类刺激物甲氰化线的疫苗,这种药物在中东造成了广泛的成瘾问题。以前在研究中,并不清楚药物在体内分解成哪些化学药剂,从而刺激到大脑神经系统。但是简达和同事们通过使用不同的半抗原分子在小鼠中产生抗体来辨识药物分解产生的活性分子。

事实上,疫苗并不是阻止药物效果的唯一途径。例如,对于尼古丁来说,简达带领的团队一直在研究一种可以分解化合物分子的酶。“我认为这种酶可能对尼古丁戒烟疗法有很大的影响,”他说。

吸烟当然也是潜在的致命成瘾,戒烟也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海洛因成瘾危害更大,更棘手的是它常常与疫苗无法消除的社会和环境因素紧密联系在一起。

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海洛因疫苗可能会迫使我们面对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从一个角度来看,潜在的药物治疗可能是一个医疗问题,也是社会正义和不平等等负面现象的现实干预问题。Oviedo-Joekes说,她所面对的许多成瘾者长期处于社会边缘化,其风险因素不仅包括“贫困和家庭支持不足,而且还导致人们处于更高风险的恶性药物环境”。换句话说,药丸,注射剂和疫苗可能会对个体吸毒者有所帮助,但药物滥用从本质上说是我们尚未治愈的社会顽疾。

文章来源:环球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