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光伤眼你可知?选购量子点电视需谨慎 | 骄颜尚品:我为双创骄傲,打造美颜时尚平台 | 戴威:中国品牌将更获消费者青睐 ofo全球布局引领行业前行 | 戴威:真正的智慧交通是人文交通 ofo已经共享单车第一品牌 | 大众点评亲子奇妙日开幕 引领O2O亲子消费体验新风尚 | 博洛尼意大利设计师告诉你,现代风格的门就用这样的 | Petya勒索病毒席卷全球,企业网盘为数据安全护航 | 荷尔蒙爆棚! 盘点骑ofo小黄车的那些男神 | 轻睐北京演唱会7月2日工体上演 骑ofo小黄车让你快速抵达 | ofo“轻睐”周末开唱 轻松出行演唱会与小黄车更配 |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滚动

特赞创始人范凌出席夏季达沃斯,探讨数字化转型

发布时间: 2017-06-29 12:14:3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科学频道

2017年6月27日,主题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办。在6月28日,特赞创始人及CEO范凌受邀出席“聚焦中国:数字化转型 (China in Depth: Digital Transformation)”会议,就中国数字化改革进程中的机遇和挑战发表了看法。

 

范凌认为,中国的数字化转型填补了中国在过去三十年内的基础设施不足,因此,互联网或数字相关的行业发挥了重要的社会意义。范凌提到,数字化转型无疑影响着组织形式的变革,未来的组织架构也许不再需要自上而下的强管理,而更需要水平的交互,从这个角度去思考未来人的工作方式和平台的发展,是非常乐观的。

 

 

随后,针对供给侧指数化、平台化在数字化转型下半场中的机遇,范凌分享了五个观察。

第一个观察是“需求侧的极度细分”。数据算法已经成为可支配化要素,消费者数据变得越来越精准和深刻。而过去的几年时间,中国开始越来越强调人性经济,而人性经济最大的特征就是产品数量的极少化和产品品类的精细化,人们可以拥有专属的个性化产品。

 

第二个观察是“供给与需求的断层”。需求侧也就是消费者那一侧已经实现了“千人千面”,比如亚马逊、淘宝等网站的智能推荐,但在供给侧,服务、产品和营销等内容的供给还是保持传统的模式。因此,当要服务一个平台经济和消费者的时候,同样供给侧也需要平台化。这也是互联网的下半场,或数字化转型的下半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第三个观察是“在线、连接和交互”。最早,人和数据的连接在非常外部,人们最开始在google上实现信息的连接和共享,接着在Facebook上实现关系的连接和共享,再之后在airbnb上实现房屋财产的连接和共享,再之后,互相连接的是人的技能、人的身体,再之后是人的大脑,这与脑机交互其实是类似的概念,统一这个连接的接口就变成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当整个网络中的接口实现统一的时候,数字化才能够成立。

 

第四个观察是“超细分个体的涌现”。随着人的自由化,更多高技能的人逐渐脱离组织,终极的场景应该会是“组织或者公司被平台和个人取代”。范凌提到了“超细分(Hyperspecilization)”概念,他解释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可被替代的价值,这些价值恰恰来自于自己最特殊的技能。通过数据算法,通过平台,个人的价值机会被全世界调用。这种数据对接的能力,是我们要面对的挑战,也是在数字转型中的很大的机会。”

 

第五个观察是“人机交互的新组织”。范凌提出,我们要重新思考组织的价值和组织方式。过去,我们认为一个组织最高效的方式是通过把人才聚集起来,完成一个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这种观点正在发生改变,面对数字化转型和平台的发展,组织要去积极寻找和外部接触的优势。

 

范凌博士是特赞Tezign.com创始人及CEO,特赞是一个技术型解决设计创意需求的互联网平台,获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风险投资,已服务超过4000家国内外中大型企业和社会组织,包括联合利华、阿里巴巴、国际特奥会等。范凌博士是同济特赞设计与人工智能实验室创始人,并在2017年发布了首个《设计与人工智能报告》。

2017年被世界经济论坛选为全球青年领袖(Young Global Leaders)。2016年入选美国阿斯彭学会(Aspen Institute China Fellow)和阿斯彭全球领袖网络。范凌博士毕业于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同济大学,曾经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中国中央美术学院。

“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由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和中国总理温家宝共同提议设立,于2007年开始在中国大连举办。其目的是为“全球成长型公司”创造一个可以共同规划未来工商业发展远景,并同世界1000强公司、各国和地区政府之间展开对话的互动合作平台。因其与每年年初在瑞士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相辅相成,所以也被誉为“夏季达沃斯论坛”。

此次年会围绕推广以人为本的技术、引领持续再创造、创造可持续系统、应对地缘经济变化四大议题,展开了200余场会议和讨论,吸引了来自80多国家的2000余名社会政要、商界精英,意见领袖及媒体领袖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