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多款手机降价销售 运营商世界商城力度有点大 | 优酷超级网综《美少年学社》,不一样的IDOL养成学社 | 优酷超级剧集《热血长安》第二季独家上线 悬疑烧脑重磅回归! | 优酷成网友“追花”辣评大本营 花少团“崩坏人设”活出真我获力挺 | 中业兴融37°爱心家庭跑 与你相约深圳观澜湖 | 裂变式传播,有米社媒广告助力电商引爆618 | 优酷超级动漫《少年锦衣卫》收官,匠心之作播放量破亿 | 超级剧集《囧女翻身之嗨如花》主演空降优酷弹幕 男主竟是个网瘾少年? | “中国少年说”全国初中生演讲辩论大赛南京站启动 | 多语种 融媒体 通全球 |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滚动
字号:
 

从丝绸之路到硅谷,中美教育走向融合

发布时间: 2017-05-12 15:24:5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科学频道

美国盐湖城时间5月9日上午,ASU-GSV教育科技峰会《从丝绸之路到硅谷,中国引路》圆桌对话开启。好未来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刘亚超,耶鲁大学前校长、Coursera CEO Rick Levin,VIPKID CEO 米雯娟,中国首控集团有限公司副行政总裁贺庆荣进行了一场热烈碰撞。精彩观点摘录如下:

话题一: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Rick Levin: 中国课外辅导市场巨大,但高等教育提升课程的价值主张在中国没有完全建立,Coursera在欧美的学位学分认证受到市场追捧,但是中国学生大部分只看视频,而不购买学分学位认证,这是我们目前在中国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其次,未来(教育科技)重心在移动端,全球移动端的渗透率为30%,中国则达到60%。

中国考大学的教育市场很大,因而像好未来和VIPKID这样的企业机会非常大。在美国、欧洲的就业市场非常珍视Coursera。

刘亚超:中国教育市场和其他市场一样,正在从劳动密集型走向资本密集型和科技密集型。好未来也在从运营型公司向数据型公司转型。随着消费升级和中产阶级的崛起,中国人对教育的追求也从“有学上”转到“上好学”,这给服务带来更高要求。原来我们的主营业务是以教师为主,现在我们在尝试人脸识别捕捉孩子上课的专注度,用数据分析孩子知识的掌握度,为其提供个性化辅导和作业。

中国除了一线城市,还有广大二三线城市希望用低成本获取高质量教育。我们也在尝试用录播和直播的形式覆盖更广泛地区的学生。我自己来自中国一个三线城市,很喜欢数学,但当地缺少很好的数学教练。我们正在尝试通过“线上直播+线下辅导”的双师课堂形式,让全国最好的数学老师为各地孩子提供更具针对性的课程。

米雯娟:

在中国,家长对课外培训市场的认知是一项投资。市场上提供的教育服务的质量层次不齐。对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企业来说,需要注意的是你能给消费者带来什么样的价值。你保证教育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让你的消费者喜爱你。对于VIPKID来说,60%客户是靠口碑获取的。

贺庆荣:

作为新进入教育领域的投资者,首控集团只投资高质量的教育。投资教育领域背后的逻辑是因为中国有巨大的市场。中国市场对于欧洲和美洲及英语国家的高质量资源有较多需求。中国教育市场对于优质教育资源有很大需求,但是缺乏优质供给。

话题二:你对想进入中国市场的外企有何建议?

Rick Levin: 最大建议是找到一个好的中国当地合伙人,来本土化我们的内容和商业模式。当年我们刚进中国时,团队规模和资源还不至于让我们能够完全进入中国,接下来几年会一直关注中国市场。

我们认为Coursera的独特竞争力在于顶级大学品牌,这是全球通用的。

刘亚超:很多美国教育公司进入中国困难,原因是教育产品不是简单的硬件产品,而是服务分发。这就要求教育产品本地化和分发渠道非常强。就像我们把ReadingA-Z引进中国,美国合作伙伴提供了非常好的专业内容,我们在产品本地化方面做了许多应用化创新,比如帮助他们把出版内容导入进一个APP中。我们用语音识别技术帮助中国学生提高口语发音水平。美国合作伙伴也希望把这种语音识别技术应用到美国市场。

米雯娟:建议想进中国的外国企业,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首先,中国市场大,15%的中国家庭开支会进入教育。其次,供需缺口很大。以VIPKID为例,3万在中国的外教无法满足百万级的学生需求。此外,这个市场仍然非常分散,注重服务品质。

目前VIPKID正在和Coursera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无论是在政策,市场,给公司提供战略,还是在其他层面。

话题三:美国教育市场可以从中国学习到什么?

Rick Levin:Coursera有三个优先战略:第一,把能力认证升级为学位认证。第二,从2C转向2B,为教育机构/企业提供培训服务。第三,未来会扩大在中国市场份额,中国是第三优先市场,目前会做好现有市场的成熟模式,把精力放在前两个市场。

贺庆荣:中美市场有一些共同点和不同点。中国家长比美国家长更愿意花高昂费用在教育上。但我并不认为To C的模式在美国可以成功。大多数美国企业是科技驱动型企业,是To B的。相比中国,美国大学会花更多的钱来购买硬件。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