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游戏猫一起“带着耳朵去旅行” | 乐信(Lmobile)“可以听”的验证码 | 美团点评酒旅业务实现盈利 与Airbnb殊途同归? | “打令小宝”机器人助力深圳机场中国边检咨询服务 | 用友四位一体数字营销解决方案落地企业互联网化 | 优级杏花村惊艳来袭 汾酒集团酒仙网再推互联网新品 | 轻微交通事故不挪车将重罚 360行车记录仪助快速分责 | 优级杏花村惊艳来袭 8月22日酒仙网首发开售 | 泰豪科技上半年净利大增174.20% 军工+能源互联网双轮驱动 | 《老九门》《幻城》热播 应用宝豪送影视会员免费看 |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滚动
字号:
 

从大生态到大健康,贵州一步步前行

发布时间: 2016-08-24 11:17:11  |  来源: 消费日报网  |  作者: 杨松  |  责任编辑: 科学频道

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有全民的小康。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大生态和大健康,关乎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关乎地球环境和人民福祉。

“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良好的生态环境则是我们生存与健康的基本前提。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而建成全民共享、全民共建的大健康体系,就需要政府为主体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从建设大健康体系的源头开始,抓好空气、土壤、水污染、生活污染等防治,切实解决突出的环境问题、生态问题。只有这样,才能有效保护生态环境,形成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发展和保护有机统一的生态现象。才能形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等理念。没有大生态,大健康自然就没有基础。而守护好大生态,才是建成“健康中国”、“健康贵州”的根本保障。在人类的生产、生活中,牢固的健康安全理念才是人类走向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起始。城乡环境卫生整治;健康、宜居的美丽家园建设;从农田到餐桌的生态农业发展;从生产到市场的食品安全体系;无不需要生态与健康的共融。

贵州,中国的公园省。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实验区。大健康体系建设与产业发展的先驱省。49个民族的聚居地。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是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省份之一。

  贵州省毕节市阿西里西大草原生态建设

生态好、百姓富、乡村美、大健康,是贵州人民长期以来追求的生活愿景。为了尽早实现环境友好、生活宜居和全面小康,贵州近年来将大生态、大健康、大数据作为三驾马车齐驱并行,取得显著成效,走在前列。而纵观贵州之大生态与大健康,不仅体现于政策环境,行动上更快速跃进。

一、“大生态”是“大健康”的基础

众所周知,贵州之青山绿水,离不开“两江一河”的衬托。“两江一河”是指贵州境内的乌江、清水江和赤水河,是穿越贵州全境的母亲河,这“两江一河”风景秀丽、环境可观,但也经历风雨,受到过最严峻的环境污染侵蚀。

生态环境直接影响着人类健康,健康之基础在于生态。必须时刻警醒,警钟长鸣。

案例一:醉酒中醒来的赤水河

赤水河,流淌于贵州西、北两面,横跨贵州近8%的土地。她有着特殊的生态功能和厚重的历史背景,她孕育了国酒茅台,经历了四渡赤水,同时也是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赤水丹霞同源相望。

2010年以来,贵州省环保厅、发改委等部门就不断接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群众反映,称仁怀市一方面工程性缺水严重,另一方面,赤水河流域污染严重。后经调查,反映情况属实。其主要原因是赤水河两岸酒厂的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河中所致,致使水质污染严重。

调查显示,2010年前后仅仁怀市就有规模不等的各类酒厂近2000家。由于长期以来酿酒及其他企业的无序取水,赤水河干流已呈现年平均流量逐年减少趋势,仅赤水水文站最枯月流量近三年来就减少了约50%左右。另一方面,这些酿酒企业每年向赤水河排放生产废水360多万吨,60%以上的酒厂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酿酒产生大量酒糟渗滤液进入赤水河对水体造成严重污染。据统计,2010年前后赤水河流域酿酒、煤矿等工业企业年排放生产废水总量达到983.2万吨;流域内城镇生活污水年排放量2104万吨之巨。2012年,经检测显示,赤水河内的断面氨氮浓度从2009年的0.17mg/L上升到0.46mg/L,年均升高57%。赤水河支流盐津河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指标浓度分别超过Ⅲ类水质标准0.7倍、0.8倍、2.5倍,水体富营养化严重。故有人说,赤水河已经醉了。

  赤水河

上述事件,很快惊动了贵州省委、省政府,引起了省委领导的高度重视。2013年4月17日至18日,由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省长陈敏尔(现任省委书记)亲自率队到仁怀市就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开展专题调研。调研中作出了:“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赤水河的生态环境”的重要指示。随后,赤水河流域专项治理工作全面展开。由省环保厅、遵义市等联合编制的《贵州省赤水河流域综合保护规划》、《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贵州省赤水河流域环境保护规划(2013-2020年)》等赤水河流域环境治理方案得到省政府很快批复,完善地建立了流域产业发展和保护机制。同时,在遵义市中院成立了环境保护审判庭,在仁怀市法院成立环境保护法庭,严厉打击各类环境违法犯罪行为,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严肃有力的处置。至此,赤水河流域污染情况开始从根本上得到转变。2016年5月7日,第十一届贵州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仁怀召开,赤水河的水污染治理成就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案例二:乌江生态环境的蜕变

乌江,贵州境内的第一大河流,流经黔北及渝东南,在重庆涪陵区注入长江,干流全长1037公里,流域面积8.792万平方公里。

2011年“两会”期间,一位政协委员在《关于乌江水环境保护形势严峻、加强保护与治理的建议》的提案中提到,乌江流域特别是乌江渡水库及其支流息烽河河段氟化物和总磷均严重超标。这份提案很快引起了贵州各界的高度关注。后经贵州省环保厅调查监测,乌江确已成为贵州省水污染程度最为严重的流域,突出的问题是磷超标。而究其原因,就是河流两旁的工业布局,对乌江河产生了的巨大影响。污染主要来源于息烽境内小寨坝区域的贵阳中化开磷有限责任公司。据媒体报道,在2009年之前,乌江息烽段两岸至少建造了40至50家磷矿企业,这些企业也成为巨大的污染源。由于污染严重,导致了乌江河中的氧化物和磷严重超标,污染严重的区域更导致死鱼一片。

  美丽乌江

贵州省委、省政府很快引起高度重视,2011年,以贵州省环保厅牵头开展的乌江河流域污染治理工作相继展开。先后实施了对污染源的排查、围堵、控制等系列举措,同时对涉污企业进行了严厉处罚,并责成相关企业全面建立“环境保护体系”,确保乌江河不再受到污染。后来,开磷化工在省环保厅的督办下,排污体系建立完成。周边磷化工企业部分进行升级改造,关闭周边小厂。重拳之下,乌江河流域的工业污染现象得到了有效改善。

如今,乌江污染明显得到改善,治理工作逐显成效。2016年8月10日,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带队到乌江调研,提出全面开展乌江生态环境治理工作,打造乌江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示范区的重要指示。值此,乌江生态环境迎来最好时期。

案例三:从工业剧毒入侵到生态裂变的清水江

2000年前后,位处于清水江上游的贵州松桃县、湖南花垣县境内先后建起20余家万吨级电解锰厂,屹立在清水江两岸的这些冶炼厂直接将含有六介铬等剧毒致癌物质的废水、尾渣排放到清水江及其支流中,致使江水呈黑色,重金属严重超标,河水中鱼虾水草几近死绝。大家知道,被六介铬污染过的水,会引致心、肾、肝等器官及骨骼的功能衰竭,伴随着头痛、流鼻血、皮肤炎等病症,严重时还将引发癌症。

据媒体报道,2000年以来,沿江两省所辖的一市四县多个乡镇十余万民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饮用被污染的河水,许多人因此患上了癌症、肾结石、胆结石、毒疮等不知名怪病,情况极其严重。而导致此类重大污染事件的原因,后经官方介入与媒体解析,有非法开采、非法排放,当然也有政府不作为等等,在此不便长叙,“百度”可见。该事件导致了开采商与沿岸村民的无数矛盾,当时可堪称群情激奋,怨声载道,当地群众居住在此可理解为如坐针毡,苦不堪言。

  清水江

该事件在贵州乃至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震惊中央,部分群众甚至有弃农群访的经历。2005年8月6日,此事件引起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高度重视,胡总书记在中央政策研究室第284期简报《“锰金三角”的剧毒水污染问题亟待解决》一文上作出重要指示,指示要求:“环保总局要深入调查研究,提出治理方案,协调三省市联合行动,共同治理”。8月26日,胡锦涛同志对湖南、重庆、贵州三省(市)交界地区锰行业污染问题的再出批示:“要明确责任,加强督查,务见成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批示:“下一步工作关键是会同三省加强协调,抓好督办和落实,务必将这次治理整改工作抓出成效。同时,要举一反三,总结经验,探索交界地区污染治理的治本之策”。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国家环保总局的挂牌督办下,贵州、重庆、湖南三省市联合开展长达3年的“锰金三角”锰污染治理,取得了明显成效,群众矛盾也得到了合理化解。如今,松桃县经过不懈努力,在省、州两级政府的领导和省环保部门的帮助下实现达标排放,“绿色”替代了“黑色”,“锰三角”锰污染事件得到有效处置,清水江生态环境得到了根本转变。

二、守护“大生态”,才能建成“大健康”

破坏生态对人们生存带来的影响,可以说因果立现,立竿见影。人们对大自然的无限索取得到的并不是想要的愿景。而没有大生态,大健康体系建设就无从谈起了。

恩格斯早在100多年前总结两河流域文明不在的历史教训时就曾这样告诫:“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胜利,自然界都报复我们.......”。

大生态、大健康都是十分重要民生工程,关乎着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贵州最大的优势不在矿产资源,而在自然生态、旅游资源。保护好绿水青山,自然就保住了金山银山。而要做到让贵州山长青、水长绿,就务必需要敢于与一切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作斗争,坚持守住生态与经济的“两条底线”。当前,新颁布的《环保法》和《国务院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国务院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及《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条列》为贵州环境执法提供了有力保障,只待抽刀亮剑。可喜的是,就在2015“立春”之时,贵州为严格实施新《环保法》打响了第一炮,顶风违法的企业贵州利南集团多晶硅材料公司受到了法律惩戒。这为贵州新时期的生态保护开了一个好头,现已形成常态。

本文讲述的案例,是贵州近些年来最典型,影响较深远的案例,个个震撼人心,影响巨大。而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十分明确,没有可让性,值得深省。一是一切以污染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建设,都将损害老百姓切身利益,影响自然生态,更影响人体健康。二是如果没有完善的环境保护管理体系,违法成本过低,安全防范意识薄弱,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有的损失甚至是无法弥补的。三是建设“生态贵州”,就必须处理好生态和发展的关系,让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思想落地生根,必须敢于与一切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作斗争。为贵州“山更青、水更绿、天更蓝”打下坚实基础,为人更健康、家乡更美营造“绿色”氛围。

贵州实施的“大生态”、“大健康”战略,使森林覆盖率递进50%,获得“国家生态文明先行实验区”。同时重点紧盯大气、土壤和水污染防治,不断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和培育,全面实施“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六项行动等,“大生态”格局已然体现。2014年8月,贵州省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新医药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和《贵州省新医药产业发展规划(2014—2017年)》印发。贵州以医药产业为核心的“大健康”战略正式启动。从医药种植养殖、药品研制、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健康旅游、健康养生、健康农业、健康服务等多个领域深度推进。近年来,贵州相继引进英国IHG医疗集团、建设国际医疗健康合作示范园、正威大健康产业园、修正医药健康养生产业园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先后为贵州带来健康养生类项目48个,项目资金额达600亿以上。在国外、省外企业频频落子贵州大健康医药产业的同时,省内传统健康领域也在不断壮大。相继成立了贵州侗乡大健康产业示范区,认定命名了贵安新区、乌当区等10个贵州省大健康医药产业发展示范区(县、市、特区)……,与此同时,养老、养生、健康、保健、避暑产业也在贵州全面开花,颐养宜居的健康环境在贵州稍然形成。

贵州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丰富的中药资源,紧扣生态和发展底线,使生态环境与健康产业深度融合。经过多年发展,“大生态”建设和大健康医药产业已成为贵州的靓丽“名片”,步入“大生态”、“大健康”时代,走在全国前列,正一步步向前推进。(作者:杨松贵州省兴黔生态农业研究院院长)

文章来源: 消费日报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