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牌、美孚目测真伪方法 让假货藏无可藏 | 腾讯“云+未来”峰会召开 郁亮、俞敏洪、方洪波齐聚论云 | 送温暖献爱心 星瑞集团举行庆“七·一”慰问活动 | 橙瓜APP 风凌天下与粉丝沟通的桥梁 | Surface Pro 4 1T版京东独家首发 晒好评1元买键盘 | 暑期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京东旅行购票折不停 | 360手机N4S外观或将有重大改进 | 学好国学,华上教育有办法 | 《最好的我们》火爆收官 从青春片逆袭背后看视频网站的自制剧战略 | V锋来袭!扬天新品V310首发上市 |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滚动
字号:
 

微投行 投行业的异类还是未来

发布时间: 2016-07-06 11:38:12  |  来源: 国际在线  |  作者:  |  责任编辑: 科学频道

2015年,中国各大城市的风尚之地,一波孵化器、众创空间抢鲜亮相。络绎不绝的创业者从BAT巨头、高校毕业生中走出。在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日趋完善,中概股及海外VIE公司回归,以及“双创”“四众”大环境影响下,我国PE/VC的募集和投资均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不久前发布的《中国股权投资市场2015全年回顾与展望》报告的数据,2015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活跃的VC/PE机构超过8000家,全年新募基金数达2970个。基数扩大,涌入者众,然而市场的另一端,是资本的退出市场并未同步放大。随着2015年二级市场的骤变、IPO的暂停和重启,明显影响到VC/PE市场的退出情况。事实上,基金投资项目上市退出和并购退出规模均有明显下滑,与募资和投资的火热形成了鲜明对比。

2005年时,中国资本市场上的活跃机构只有500家,而当十年后机构数量放大20倍时,市场上的总投资金额只有不到7倍的增长,总投资案例数也仅有10倍的增长。VC/PE市场上对于投资标的争夺日益升级,资产与资金的匹配效率成为了这个行业的核心问题。

国际上,专注于解决资产与资金匹配问题的金融服务机构是投资银行。随着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空前繁荣,投行所扮演角色的重要性逐步突显出来。“点石微投行”是这一趋势下成长起来的具有互联网特色的投行,记者为此走访了该机构,对话点石微投行联合创始人、青年财经学者宋炜,一探中国新一代投行的实践与思考。

记者:说到投行,华尔街的高盛、摩根士丹利是人们头脑中的通常印象,点石微投行为何起名“微”呢,您们是如何理解中国投行市场的呢?

宋炜:投资银行是资本市场上的主要金融中介,在国内,概念很窄,指的是从事IPO保荐、承销等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而广义上,指向的就是资产和资金的匹配。投行的运作有赖于三个要素:资产、资金和交易,即:优质、有价值的资产,低成本、可灵活运用的资金,以及专业的交易服务。

中国的投行业务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目前还没有产生国际性的投行。中国的投行业务很大程度是在政府牌照的保护之下,赚着安全的钱,未能体现真正意义上的风险定价。

但中国投行的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与中国金融市场乃至经济大环境的成熟相伴相生的。我们在做的,就是嗅到时代的风向,小步快跑把自己放飞起来,在航进中前行。这个时代的风向,就包括中国当下的资产证券化,以及互联网+的趋势。

金融服务+互联网的结果,根本上必然是一个效率提升的过程。越来越多的资产越来越容易被证券化,资本也趋于碎片化,风险投资门槛开始降低,我们相信金融普惠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有基础。“微”字正是这样一个资本市场变化的反映。例如腾讯在深圳前海设立的微众银行,在互联网环境下,微小和强大之间将呈现出某种辩证关系。

点石微投行之前尝试中小型新消费企业的互联网投行业务,这是我们的1.0版。下一步,我们还将进一步引入金融大数据服务,并进行线下拓展,发展线下业务,做线上线下O2O联动。我相信,一方面与时俱进,一方面深刻了解国情,是中国投行的竞争法则。

记者:提到中国国情,您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资本市场呢?您们又是如何切入这样一个市场的呢?

宋炜:中国现阶段的大趋势,一是随着中国房地产业黄金增长期的结束,有大量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行业的企业主,他们的资本再难投到一个较对安全、且高增长的行业。他们的资金面临着向二级市场涌动的势能。不是说,二级市场就足够好,只是国内再没有比二级市场更大、更合适的去向了。二是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开始多元化,他们的视野得到了拓展,越来越多地瞄向海外、保险、艺术品等另类和非标资产领域。

我们对于境外投资的重视也是源于我们投资了“韩国版36氪”beSuccess,切入中韩投行业务。我们帮助中国的投资人和上市公司去投资和并购韩国优质的资产标的。我们与韩国企业接触之后,发现韩国与中国的企业有显著的不一样。如果说在中国做企业强调的是速度和规模,那么韩国企业则更加重视产品和服务的精细化。

中国市场的规模比韩国要大很多,中国的GDP是韩国GDP的6倍多,中国的人口是韩国的20倍以上。韩国企业面对的是一个相对小的市场,所以他们需要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更精细化的产品。特别是在某些特定的领域,不仅与中国相比超前了5-10年,甚至在全世界都是有很大的领先地位的。

中国创投市场的公司估值普遍高出韩国许多倍,在一些资本、热钱追捧的行业领域估值更是偏高。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用中国的高市盈率去购买韩国最优质的企业,将韩国精细化的产品和服务引入中国,对接这个大GDP的市场。资本是无国界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所做的,就是去帮助实现一种资源的更优配置,这符合现在的趋势。

在不久前的5月17日,点石微投行与beSuccess在北京凯宾斯基酒店联合主办了一场“韩流注入亚洲”中韩“新消费”投资人沙龙。活动吸引了中韩两国的创业公司CEO和精英投资人。投资也好,创业也罢,我们所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去改变这个世界既有的格局,实现资源的重新配置。

 

  与韩国beSuccess联合主办的中韩“新消费”投资人沙龙

下一步,我们正在组织一个韩国投资考察团,这一活动受到了中关村互联网文化创意产业园等政府相关机构和部门的极大关注与支持。此次的考察行程,将前往韩国首尔深度探访韩国最前沿的新消费公司,面对面接触企业创始人。我们相信通过这一努力,可以为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注入更多的创新要素和国际资源。

记者:也就是说,您们希望点石微投行是一家定位于国际化的中国投行吗?刚才您提到线下拓展,在国内市场方面,您们还有进一步的计划吗?

宋炜:投行业务在中国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企业高度不透明。中国企业在财税和会计制度、企业信息披露等方面,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存在着距离。如何解决这里面的信息不对称,是考验中国投行的重要方面。

我在九鼎投资时期,曾参与九鼎项目拓展体系的创建。我们通过一个网络来对中国几千家企业进行实地调查。通过这个项目网络,我们可以及时地接触散布在中国广大土地上的企业,并实时地进跟它们的发展和变化。接下来,点石微投行也会去构建和耕耘这个体系。

对接和运用资本市场,是中国企业家所不擅长的。对比中国家族企业与罗斯柴尔德、匡特、瓦伦堡等欧洲家族企业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看出企业存续与财富延续不是一回事。中国的企业家在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上,需要完成从经营企业向经营事业、经营财富的跨越,扩展商业视野,引入资本的力量,以更好地实现家族财富的延续。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专业投顾服务还很欠缺。

  图为点石微投行公司的奔牛墙

我们的目标是打造特色、非传统的投行。在竞争日益充分的资本市场中,投行机构很难具有资本资源、客户资源或政策资源上的优势,只能通过集中的投入来打造特定领域的体系化优势——但只要能够确实建立起一项核心优势,专业投行就获得了资本市场上的立足之地。

在资本向二级市场的流动中,我们所做的是围绕上市公司,投向上市公司。通过结合我们的数据和研究能力,使资源配置的效率得到显著提升。目前点石微投行拥有一支先进的金融+互联网复合型团队,海内外数据科学家、IT技术专家、金融分析师紧密合作。我们在行业研究上的投入,以及在细分领域的良好声誉逐步聚集了专业领域里最优秀的人才。

文章来源: 国际在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