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高于一切 修正药业打造药材基地版图 | 长白山灵芝疗效好,选新先制药最好 | 大中医:打通企业“任督”二脉 实现中国企业基业长青 | “中国第一美女”鞠婧祎成网络最危险人物 | 同步推:苹果发布iOS8.1.1补丁 升级需趁早 | 周鸿祎:重新发明轮子的时代来临 | 周鸿祎PK王建宙:运营商管道化 遭遇生死局? | 周鸿祎对话安德森 中西方免费之父的巅峰对话 | 卫生巾不卫生,会导致不孕! | 葵花药业—致力于儿童健康 |
360儿童卫士
字号:
 

周鸿祎PK王建宙:运营商管道化 遭遇生死局?

发布时间: 2014-11-18 11:48:5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资讯实习三  |  责任编辑: 海峰

11月15日,在 “2014中信书院前沿论坛”上,曾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董事长的王建宙,和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华山论剑”,就通讯运营商的未来发展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周鸿祎认为,运营商管道化,沦为水电一样的基础服务,离用户越来越远,只能慢慢等死。王建宙却认为,车换了路总是需要的,价格低了收入未必少,运营商在寻找机会绝地反击。

第一回合:传统运营商如何应对可连接的新世界?

王建宙: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们现在的世界已经变成一个可连接的世界,每个人都在考虑在可连接的世界里,我们应该如何生存。这一切的变化来得很快。在超连接的世界我们怎么办?我们必须找准自己在这个生态系统当中的位置。互联网生态系统由主要由三个环节组成:一是网络连接,就是我们所说的运营商网络,包括Wifi网络;二是移动设备,以前有移动电话机,现在移动设备手机和Pad。原来手机是很不重要的一部分,现在手机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大的行业,它整个收入已经超过了整个网络设备的收入;三是最具有潜力的应用服务,就是APP。这个新的价值链已经形成了。每个企业甚至每个人都要在这个价值链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我们曾经很不适应过,当苹果应用商店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手机用户购买应用服务跟运营商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价值链的结构已经发生变化了。后来越来越多的OTT出现,他们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话音、短信,好象跟运营商没有什么关联了,我们曾经很不适应,现在却必须承认这个现实,摆正自己的位置。

周鸿祎:旧的商业模式终将被颠覆

连接世界里面很多商业模式会带来巨大的颠覆。过去互联网更多实现信息的革命,信息流速度加快了。但是有了手机之后,可以让人用手机不仅获得信息,还可以直接获得各种服务,直接做成各种交易。物流、服务流、金钱的交易流都改变了原来网络里面的关系,使得很多中间状态、很多中介不存在了,消费者可以和原来很多商品服务的供应者直接连接。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有些职能可能被结构掉。为什么有报社呢?报社过去可以发广告,现在企业自己就是自媒体;未来电视台也不存在了,好的节目制作组直接把片子放到网上收费。太多企业的商业模式已经不再存在。

所以我不太同意王总的意见,人类面对悲惨的事实的时候不能接受,现在接受了。今天不能定义一个企业做什么,因为你在产业链的位置会发生剧烈的变化。视频网站起来,他们其实革的是传统电视台的命,腾讯微信起来是把运营商挣的钱免费掉,360能够起来把IT传统厂商收的钱革掉了,阿里巴巴起来是把传统零售业革了,小米能起来了,是给卖手机通信设备制造商革命。大家干的都是把原来一个行业的钱干掉,回馈消费者,赢得消费者的欢迎,所以才能快速的成长,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的特色。

第二回合:运营商的未来是什么?

周鸿祎:用户远了只能慢慢等死

今天运营商怎么看待它的竞争格局。我觉得像微信是把运营商短信、彩信业务打掉了,这导致短信收入的降低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是用户慢慢跟运营商距离就远了。王总请了周杰伦做了一个动感地带的广告宣传,那是中国移动一个鼎盛时期,大家不仅用他的服务,还建立了对他的认知和品牌,并且超越了其他同行。但是在今天,运营商被微信的服务往后推,虽然不可或缺,但是离消费者越来越远。在互联网里最重要的是谁能获得用户,谁能掌握用户,谁的价值就会越大。

按照这种规律来看,腾讯归为应用服务商,小米、苹果、华为被定义为移动设备提供商,运营商是网络通信提供商,你发现这三者的界限今天在含糊。小米想学习苹果,华为学习小米,他们都想建立一个独立的王国,用户拿了手机之后享用他们的服务,用户感知不到运营商的存在。微信做了一个电话本,把运营商上千亿话音业务拿掉。我特别理解运营商的心情,有点像面对葵花宝典。我们经常讲:“要想成功,引刀自宫”。运营商不能放弃话音业务,面对几千亿的资产流失。但是不放弃,别人做免费话音、通信、短信,只能慢慢等死。

王建宙:马车也好,汽车也好,路总是需要的

我不认为腾讯的微信和中国移动网络是一种竞争,或者和通话是竞争。现在情况不一样,不是数码摄影去取代胶卷。数码摄影取代胶卷是毁灭性的,胶卷没有了。但微信和运行商,就好像我们做公路,以前马路上走的是人,后来有了马车,再后来有了汽车,马车也好,汽车也好,路总是需要的,而且汽车比马车需要的路更加多,更加宽。

2000年中国联通在美国上市的时候,正好是互联网泡沫破裂的前夕。我们很担心这么高的估值能不能支撑的住。有一个银行家说,两百年前大量人到西方淘金,大部分失败了,只有一种人永远赢,就是生产淘金工具的人,你放心大胆的做网络。至于你说的竞争,我们看电视肯定要电,你能不能说电力公司跟电视台在竞争?没关系,电视台必须依靠电力公司才工作。

现在微信、Twitter和Facebook确实替代了大量的短信,甚至一部分话音,你没有看到同时产生的流量带来的价值要比被替代掉的东西大的多?对于运营商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将以经营话音为主,变成经营数据为主。

原来套餐计费计划是语音为主,赠送数据,数据无限制使用。现在美国很普遍以数据为主,你买2G、5G、10G,语音是赠送的,是没有限制的。只要这种转型能成功,我觉得运营商的收入不仅不会下降,还会上升。

许多国家运营商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Average Revenue Per User——编辑注)已经上升了,这就是一个事实。

网络连接、移动设备和应用服务,没有人可以通吃,但可以跨界。应用商店是制造商,可以跨到运营商做运营,运营商也可以做应用。现在的问题是运营商除了要做其他服务提供商所做的事情以外,一定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刚才你说到用户的价值,这是最遗憾的,为什么互联网公司的估值那么高,而移动公司估值几乎没有变过。以2010年到现在位置,互联网公司翻了几番,全世界运营商只要不下降就不错了。说明对用户的估值差的太远了。

第三回合:运营商如何创造价值?

周鸿祎:价值链的低端

今天用无线网络、3G、4G网络,运营商要建基站,还是有很高的成本,但是这个价格在逐渐降低。流量使用会越来越多多,但是就像电费和水费一样,我用水越来越多多,但水的生产一定是在价值链的低端。今天谁也离不开自来水,但是把自来水变成果汁,变成白酒,价格就完全不一样了。水厂挣的是最基本的钱。绝大多数互联网厂商还是拥护运营商,我们还是热爱运营商,人用手机的基础刚需是什么?是通信。其他的应用无所谓,大家随便用一用,但是微信应用是把通信基本职能从运营商身上拿走,个人通信角色被拿走,是一个很大定位问题。

互联网公司为什么有价值?其实互联网公司价值跟收入价值不成比例,中国移动收入绝对最高,但是这里面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价值在未来的世界里。因为是一个连接的世界,直接的用户越多,价值越大,这个一定是直接连接。所以我认为像微信这种产品,谷歌的安卓系统,他们对运营商最大的威胁不是收入、产品的竞争,最大的竞争是把用户占有了,把用户影响和控制了,真正知道用户在干什么。用户不断打交道的厂商是小米、谷歌、腾讯,这是一个无形价值的剥夺。

运营商就算甘心做管道,但是谷歌长到一定的时候,他们可能也觉得可以做铺光纤,中国政策也开放了,谷歌可以考虑发卫星,把自己数据网络搭起来,那一天我们做管道也不能做了。

王建宙:薄利多销寻找杀手锏

刚才提到降价的问题,大家都觉得到了语音没有了,价格越来越低,运营商收入越来越少。我看未必,我承认流量的价格还会不断的下降,因为还有下降的余地。流量就像当年语音一样,当年话费一分钟4毛钱,每降一次它的量所增加的收入会覆盖价格所减少的收入。

现在流量看似在下降,但是下降的同时,量是直线在上升。一段时间内,随着流量价格的下降,流量收入不仅不会下降,还会上升。举例。现在4G牌照发了9个月,有些省4G流量已经超过3G,3G做了五年,甚至有些省超过2G,2G已经做了20年,这方面的潜力是非常大的。有一点我很同意,运营商在做应用服务方面,它的DNA决定了有很多的弱点,在很多竞争上面都不如OTT。但是我相信运营商是能够找到一个发挥它的最大优势的一种应用服务。比如说非洲,非洲的肯尼亚有一个公司就是用手机做了手机支付,用于农村地区的汇款,光是这一项服务就是其他所有OTT都无法竞争的。我们运营商一定会找到类似这样的杀手锏。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分享到: